新中国为什么能够加入联合国

2019-09-09 04:49栏目:国际
TAG: 联合国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新中国建立后综合国力不断增强,综合国力是衡量一个国家基本国情和基本资源最重要的指标,也是衡量一个国家的经济、政治、军事、技术实力的综合性指标。中国综合国力增强,代表着国际地位的提高和实力的进步。

  新中国成立后,市场经济不断发展,随着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人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经济发展跃上新台阶。在世界经济中增长迅速,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

  联合国实行一国一票制度,第三世界国家多,给中国进入联合国投了很多赞成票,占有很大的比重。中国与非洲交好,毛主席曾说:“是非洲朋友把我们抬进联合国的。”

  中国的抗日战争的胜利鼓舞了极大部分受法西斯压迫的国家,民族,使他们有信心和勇气奋起反抗。同时,中国在日本法西斯的战争中实实在在的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美国的霸权地位收到威胁,在美苏争霸中处于守势地位,且陷入越战的泥沼之中难以自拔。在1国际上的威望不如从前,企图遏制中国发展的计划没有成功。

  展开全部也可以说继承现正政府把中华民国顶下来的这没什么可否认的。中国进入联合国

  靠的当年那些援助非洲和其他国家的资源靠的在非洲修筑铁路死的工人命才换来了联合国地位。听他们胡说八道

  展开全部中国与联合国的关系却一波三折,由于美帝的操纵,新中国成立之初一直被拒之于联合国门外,1950年,当伍修权一行中国官员的身影第一次出现在联合国时,那情形是何其险恶,斗争是何其激烈……

  还在新中国刚刚成立的时候,中央人民政府就决定要争取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1950年3月29日,外交部还拟定了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成员名单,然而,在美国等的操控下,从联合国驱逐蒋介石集团代表的行动没有成功。

  1950年6月25日,南北朝鲜军队在三八线一带发生激烈战斗,朝鲜战争爆发。消息传来,全世界为之震惊。6月27日,美国第七舰队的十多艘军舰先后占领台湾的高雄、基隆两个港口。美国总统杜鲁门提出“台湾地位未定论”。

  6月28日,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发表声明,谴责美国第七舰队的行动是“对中国领土的武装侵犯,对于联合国宪章的彻底破坏”。指出,“不管美国帝国主义者采取任何阻挠行动,台湾属于中国的事实,永远不能改变。”

  此时,朝鲜战火越燃越烈。6月30日,在美国的操纵下,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决定组成“联合国军”参加朝鲜战事,幷由美国远东军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上将担任“联合国军总司令”。战火直逼鸭绿江畔。我国东北边境城市丹东屡屡遭到美国空军的野蛮空袭。

  8月24日,周恩来致电联合国秘书长赖伊和安理会轮值主席、苏联常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控诉美国武装侵略台湾。苏联利用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地位,坚决支持中国政府要求。

  按照联合国宪章的规定,安理会讨论有争议的提案时,需要邀请有关当事国出席会议。于是,1950年9月29日,安理会讨论通过了苏联代表提出的邀请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出席安理会的议案,同意邀请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派代表团出席安理会会议。就在这种情况下,伍修权他们在联合国,进行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11月24日早上6点13分,代表团乘坐的英国海外航空公司班机在纽约机场降落。当代表团9个人走下飞机,苏联常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联合国负责礼宾的官员,以及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等友好国家的常驻联合国代表前来迎接。记者们见中国代表团一行过来,便蜂拥而上,向伍修权提出一连串的问题。

  伍修权没有就他们的问题发表意见,只在机场发表了一个讲话,说:中美两国人民从来就存在着深厚的友谊,我愿趁这个机会,向爱好和平的美国人民致意。

  11月24日代表团抵达美国的这天,正是麦克阿瑟宣布要在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事回家过节的日子。在这样一个非同寻常的时刻,中国代表团抵达纽约,其为人关注的程度可想而知。

  伍修权讲话之后,乘车离开机场前往纽约华尔道夫·阿斯多利亚饭店。美国警方派了4名便衣担任代表团的保安。代表团在饭店9层的客房住下,这4个保安也在代表团隔壁安营扎寨。

  按照联合国的有关程序,中国代表团无权直接向赖伊要求什么时候举行会议,但苏联作为常任理事国,它有权向安理会主席提出来,而且一旦常任理事国提出开会,安理会无权拒绝。伍修权提出希望明天就能开会。

  马立克当即给安理会主席、南斯拉夫常驻联合国代表打电话,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团已经抵达纽约,建议安理会明天开会。

  25日是星期六,原定下午3点开会,结果当天纽约刮起了大风雪,风雪交加,很多代表不愿意出门,提议为了安全起见,会议改期。

  27日安理会开会,按议程,这天是讨论苏联提出的控诉美国侵略案。26日晚上代表团接到国内指示,要求代表团参加这次会议。从中国代表团的住地到成功湖联合国总部有四十来分钟的车程,中国代表团赶到时,已经12点了。

  中国代表团进入会场的时候,苏联外长维辛斯基正在发言。他看到伍修权等进来,立即停下原来的讲话,说:“欢迎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参加会议,预祝他们工作成功。”

  代表团被工作人员引到写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英文标签的席位上。伍修权的旁边是英国代表杨格,再过去就是美国的杜勒斯。杜勒斯面无表情,伍修权也没有正眼看他。

  维辛斯基讲完之后,该杜勒斯发言。杜勒斯否认美国有侵略中国的行径。美国侵犯中国领空有八十多次,杜勒斯却狡辩说,这八十多次当中,有六十多次只是侦察行动,其余二十多次的轰炸和扫射是在中朝边界桥梁地带,不能算是侵犯中国。他说着,还拿出地图给维辛斯基看。维辛斯基驳斥道:“你说六十多次是侦察行动,难道侦察行动就不是侵略行动吗?你有什么权利去侦察中国的领空呢?”杜勒斯一时语塞。

  28日上午的会议首先讨论中国和美国谁先发言,苏联代表支持中国先发言,而其他一些国家则同意美国先说。最后通过表决,美国占了多数。下午3点,美国代表奥斯汀,讲了一个多小时,提出14个问题。接下来是伍修权发言。

  伍修权控诉了美国武装侵略中国领土台湾的罪行,针对“台湾地位未定论”,伍修权说:“首先是1950年1月5日的杜鲁门反对1950年6月27日的杜鲁门。1950年1月5日杜鲁门说:‘美国及其他盟国承认中国对该岛行使主权’,其次,罗斯福总统反对杜鲁门。1943年12月1日美国罗斯福总统庄严地宣布了‘日本所窃取于中国的领土,例如满洲、台湾、澎湖群岛等,应归还中国’的开罗宣言。”美国人争得了第一个发言,好像是占了上风,但是等发言过后出来的实际效果却出乎人们的预料。

  美国代表奥斯汀气势汹汹地讲完之后,中国代表伍修权的发言正好给以反击,效果很好。

  伍修权的气势确实让对方感到震撼。为了让翻译可以翻得更流畅一些,这时候代表团其他成员递了张纸条上去,让他讲得快一些,声音可以小一点。

  当时“政府”代表蒋廷黻就坐在伍修权的斜对面,十分尴尬,他经常用手撑着脑门,不敢正视伍修权和代表团其他成员。美国报纸有报道说,蒋廷黻在座位上越来越矮,几乎看不到了。

  29日下午,会议讨论美国提案,安理会主席请南朝鲜代表和中国代表到会议席上。

  按照既定方针,中国代表团拒绝参加这一议题的讨论,所以,中国代表团没有坐会议席,而是坐在旁听席上。

  伍修权临时决定要反击南朝鲜代表,他正准备上去发言,“政府”代表蒋廷黻却抢先一步发言。蒋廷黻用英文讲话的时候,伍修权和其他代表当即起草了一个反驳他的发言。

  等蒋廷黻发言之后,伍修权发言,他首先斥责了蒋廷黻,指出:我们已经声明过,现在还要声明,你蒋廷黻没有资格代表四万万七千五百万中国人民,只有我们才是中国人民的真正代表,你作为美国的走狗,做美国的应声虫,这就是你的职业,连伟大的中国语言都不会讲,我怀疑你还是不是中国人。

  当时还有这么一件事。在中国代表团到达纽约之前,在联合国工作的一百多位中国雇员曾联名向蒋廷黻请愿,希望他在联大会议和安理会上能用中文发言,以便使这些中文雇员有事情可做,不至于丢掉饭碗。当时蒋廷黻非常傲慢地回答:我信不过你们的英文,所以我还是要讲英文。

  新中国的代表团来了,当然要讲中文,所以这些中文雇员都非常高兴。当伍修权发言痛斥蒋廷黻时,这些雇员翻译得非常起劲。

  30日下午,对三个提案进行表决,第一个是苏联提的控诉美国侵略朝鲜,第二个是中国控诉美国侵略台湾,第三个是美国等6个国家提的所谓中国侵略朝鲜的提案。结果三个提案都被否决了。

  伍修权的发言在国际社会引起强烈反响,连一般的美国老百姓也感到非常惊讶,因为毕竟还没有哪个国家在联合国这样谴责过美国人。

  当时有一个美国黑人对代表团说:“你们这次发言,是有色人种第一次指着美国人的鼻子谴责他们,告诉他们地球上不仅只有美国人存在,而且还有其他的人居住着,你们的控诉使黑人更有希望了。”(来源:《解密中国外交档案》)

  新中国成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作为代表全中国人民的惟一合法政府,理所应当地享有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但是,由于美国的阻挠,新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被逃到台湾的蒋介石集团所占据。

  中国政府为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随着新中国的国际威望不断提高,越来越多主持正义的国家,支持中国重返联合国。

  1971年,26届联大马上就要召开了,美国看到无法阻止中国重返联合国的步伐,便伙同日本提出“双重代表权”议案,即让新中国和台湾当局在联合国同时拥有代表权。这种制造“两个中国”的荒谬主张,当即遭到中国政府严正拒绝和驳斥。

  1971年10月25号,第26届联合国大会就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国关于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立即把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及其所属的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的提案进行表决。

  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缅甸、锡兰(现斯里兰卡)、古巴、赤道几内亚、几内亚、伊拉克、马里、毛里塔尼亚、尼泊尔、巴基斯坦、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刚果人民共和国、罗马尼亚、塞拉里昂、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南斯拉夫和赞比亚23个国家提出“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组织中的合法权利”的议案,简称“两阿提案”。

  最终结果为: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提案以压倒多数通过。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终于被承认了!这是中国和广大主持正义的国家长期斗争而取得的重大胜利。

  展开全部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在处理国际事务、维护世界和平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然而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却有着一段曲折的历史。

  中国是联合国的创始国之一。早在1945年4月,中国就派代表团参加了旧金山会议,中国代表董必武参加了代表团,并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由于美国政府的阻挠,台湾当局继续非法占据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从1961年16届联大以后,许多国家为恢复中国的合法权利作了不懈的努力。

  1971年10月25日,在这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联合国大会第1976次会议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的压倒多数,通过了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个国家提出的要求“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立即把蒋介石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的提案。26日,中国代理外交部长姬鹏飞收到联合国秘书长吴丹发来的正式通知,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和安理会中被非法剥夺了20多年的席位得到恢复。

  1971年11月15日,联合国第26届会议召开,五星红旗在纽约东河之滨的联合国大厦迎风飘扬,当乔冠华率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气宇轩昂地端坐在联合国会场上时,受到世界舆论的极大关注和各代表团的热烈欢迎。

  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二十多年来,始终主张各成员国之间不分大小一律平等,在处理国际事务中致力于推动建立公正合理的世界政治经济新秩序,中国是维护世界和平和地区稳定的坚定力量。

  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的第一天,主席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为代表全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1949年11月15日,周恩来总理致电联合国秘书长赖伊,要求立即取消“‘中国国民政府代表团’继续代表中国人民参加联合国的一切权利”。两个月后,周总理又通知当时的联大主席、菲律宾外长罗慕洛:中国政府已任命如下人员为中国驻联合国各机构的代表: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张闻天任安理会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九兵团第一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将军任军事代表团团长;冀朝鼎任经社理事会代表;伍云甫任联合国国际紧急救济基金会代表;孟用潜任联合国托管理事会代表。1950年8月26日,周总理致赖伊秘书长的函中又加了李一氓和周士第。但是,由于美国的长期阻挠,这个代表团一直未能成行。尽管如此,中国政府始终没有停止恢复自己在联合国合法权益的斗争。

今日相关新闻

  • 中国欧盟商会:欧洲企业见证中国进一步扩大开
  • 2019北京国际长跑节达标选手可获直通北马资格
  • 法国一男子酒后闹事 潜入国民议会偷国旗
  • 时隔四年再斩金!上中摘得12块国际奥数金牌的秘
  • 美国对伊朗制裁不是为了谈判而是为了逼迫伊朗